共话创业理想,探讨行业发展新趋势_有哪些行业

网易双创频道“创理想·双创会客厅”创始人思想沙龙于2019年6月21日成功举办,活动邀请到了优投空间创始人CEO代瑞红、欢否生命轨迹设计中心创始人黄欢、星瀚资本董事总经理张昊、惊鱼文化创始人CEO杨天意、华萃西山项目营销总监吕硕,一起共话创业理想,探讨行业发展趋势,全方位展现了创业者背后的故事。

篮球滚球让球网易双创:自2014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被提出,创新创业的发展势头非常猛,首先想问问创业者们,你们当初创业的初心和理想是什么?是否还记得第一笔资金的来源或者赚取的第一桶金?

代瑞红:我没有太复杂的创业经历,我在来北京之前是在一个高新技术开发区里工作,后来来北京的时候就觉得挺想自己做点事,所以那个时候就做了一个咨询公司,正好我博士的专业是产业经济,所以做产业园区一些服务,比如做产业园区规划,做产业园区论坛。后来2015年、2016年看很多国外关于孵化器这个领域,经常到硅谷那边去考察,后来就开始做起了早期项目孵化。我觉得园区是大概念,他需要很多资本才能运作做起来,对于我来说比较适合孵化早期创业项目,因为自己摸索过程中也会走过很多坑,这些坑对早期创业者来说是宝贵经验。我挺想做中国特色孵化器,孵化器这个领域现在已经偏向两个领域,一个领域就是共享办公,就是我们知道很多连锁的平台,全国可能运营几百万平空间,是走资本路线的,但是孵化空间只是最基本物理空间概念,在这个基础之上需要系统服务,而这种服务有可能是创业者最关心的,所以我们踏踏实实在这条路上探索很长时间。创业这条路确实蛮难的,但是我觉得只要你自己喜欢,而且不要太焦虑,也不要受外界这种干扰,沿着自己内心想做事情去做,给自己比较多时间去探索我觉得还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每天看到自己想要那个样子,看到目标离自己越来越近。

杨天意:为什么要创业?我觉得创业者首先是他觉得必须要做;第二是他能做;第三是有韧性。我当初创业初衷很简单,我的特点是爱折腾,那个时候我就是在不断试错的过程。我记得我第一个创业项目做挑战杯,社区便利书店,那时候当当京东刚开始做线上书店,我们郑州出了一个政策,报刊亭全部拆除,我就觉得应该为郑州人民做点事情。然后大四的时候又做了一个特别有意思项目,做了我们河南省第一家求婚公司,专门做求婚,类似私人定制。毕业之后来到北京在一家出版社做图书营销,在出版社期间培养我很多顶层的思维,也让我接触到IP市场,2016、2017年IP市场特别火,那个时候以90后出版人身份“出道”,希望能够帮年轻作家出书,卖版权,那个时候版权非常乱,我就比较老实,公开透明,所以跟很多年轻作者打交道时候,大家会觉得杨天意很靠谱,把他的作品给到我。2017年左右我开始做“惊人苑”的项目,想打造独立的世界观,把这些作品优秀的泛悬疑的、类型化、非标准化作品给放进来,形成一个体系,一个内容层面的体系和方法论。

网易双创:说到潮流,不得不提及人工智能,被预测为未来几十年最伟大的力量,会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重大影响。想问问关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人张昊,对于这一领域未来的发展趋势以及对生活将产生的改变有什么看法?

张昊:其实大家一直在聊人工智能,会觉得人工智能离现在已经很近,无论之前的阿尔法狗,或者无人驾驶,但我觉得从真正技术角度来说,离大家心目当中人工智能想要达到阶段还有很长距离。首先社会规则非常非常复杂,目前人工智能在大的规则之下能够去运转,但是对于一些随机性的因素来说不太能处理,突破这一点难度真的很高,比如无人驾驶,大家都觉得离得很近,包括上路,但我觉得其实无人驾驶根本问题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

篮球滚球让球黄欢:我觉得标准化的、规范化的东西可以用机器取代人,互联网本质是打乱了工业时代秩序之后产生一种剧烈冲突,这种冲突既有创造性也更加规范,我觉得人工智能在初期阶段他只能取代工业流水线,可以增加效率,真正智能交互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代瑞红:所有项目最终还是要有一个合适的应用场景,所有项目不管是人工智能项目还是其他行业项目,最终是有市场需求的,要解决用户问题的。人工智能原来说要解决我们生活中很多场景,但其实那些场景都是伪场景,到最后我们发现现在看到的很多优秀项目,发展非常好的其实是工业4.0,让人工智能和工业结合。

网易双创:去年,创投圈经历了动荡起伏的一年,今年,中国创投生态进入了调整期,创业者经历了行业的重新洗牌,其实投资人也进入了资本的冷静期,开始调整投资方向,请请问各位在“寒冬”时期的生存和破局之道。

篮球滚球让球张昊:确实现在大家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环境和挑战,在这个时间点,生存最重要。一定要告别原有的比较粗放的增长模式。互联网时代最明显的特征就是疯狂去烧钱,扩大规模,最后找到一个平衡点去赚钱,这其实一定程度上有违商业规律的。所以说回归到商业本质跟理性层面来说的话,我认为先去反思一下,我怎么去活下去,怎样使我内部更加良性,更加可持续去发展,这一点我们一直跟投后企业去说的,修内功。另外一方面回到企业本质上,真正的企业其实要管理,这个是早期企业或者创业企业非常不关注的一个点,几个人凭着一腔热情做这件事情,但是内部怎么去管理?运营体系什么样?整个供应商管理,下游客户管理什么样?内部员工体系激励是怎样?没有一套符合自己企业文化体系,这些我觉得对于创业企业来说很重要,是在这个市场环境能够生存下去,形成自己竞争力或者竞争壁垒很重要一点。对于投资机构来说我们主要看三个方面,首先业绩是第一位,到底能不能挣钱?能为你投资人挣多少钱?另外一方面就是专业,投资专业性和管理专业性,都是非常重要的。第三方面是品牌,品牌是非常综合的要素,在业绩和专业性基础之上拔高创造你的溢价空间。

篮球滚球让球黄欢:其实我特别喜欢寒冬。有一次我去年参加一个演讲主题叫“至暗时刻”,我当时上台的时候拜托大家把灯都关了,我特别穿了一件闪的衣服,天不黑下来怎么看到我在发光。我觉得其实寒冬是拉开距离的重要时刻。好的时期我经常会很愤懑,因为我觉得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都在挣扎,以至于你不知道哪些东西是好的,杂草丛生,但冬天一来,能力差的是活不下去的。我觉得漫长的寒冬是世界自我净化的方式,那些投机的不靠谱的东西,他是耐不住冬天的,一个冬天过去留存的东西就是价值,这是市场的自我保护机制。

篮球滚球让球杨天意:对于我来说,我认为在风雪天里开车上路更快能到达目的地,只要把紧方向盘小心翼翼,因为路上车少,所以把紧方向盘就能更快到目的地。做IP做内容公司,本身是一个很慢的事情,如果没有三五十年不能称之为IP。迪士尼最厉害的是90岁的老鼠,所以这是一个日久明心的东西,在我看来寒冬不寒冬跟我们没有关系,耐心做事,踏实做事最重要。我们就是把故事写好,把人物塑造好,把形象做好。我有一套自己的逻辑,不一定对,其实经济低迷时期文化市场反而繁荣,以国外为例,美国1930年代出现的DC和漫威,那时候是芝加哥纽约最荒唐的时候,所以需要《超人》,需要《蜘蛛侠》,因为毒品泛滥,到处都是盗窃,民生撩乱,所以需要超人拯救他,那时候英国出现了福尔摩斯,也是大概那个时候日本出现哥斯拉,做内容就是人们精神寄托。我希望从中国本土文化和元素中挖掘出来更多好东西,成为当下中国青少年的寄托。

篮球滚球让球网易双创:不管是创业圈、投资圈还是地产圈,各位都在不停的奔跑,只为实现自己的理想生活,那大家心目中理想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

杨天意:我觉得理想生活就是我现在的状态,现在做的事自己很喜欢,还在追求的理想过程中,还在去努力,自己有喜欢自己做这些事的粉丝,又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因为我是不太闲得住的人,经常爱瞎玩,我觉得理想生活就是现在进行时的生活,及时行乐,不去奢求说未来怎么样。

代瑞红:小时候的理想好像就是定义成你未来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想做什么样的职业?很少提理想生活是什么?我觉得理想生活真的是从内心深处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且比较从容按照自己的节奏去做,我觉得现在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但是唯一缺点每天都在工作,当我身边朋友聊的时候人家都有非常丰富多彩业余生活,我感觉我们这群人似乎都在追求理想,或者理想工作的路上,没有太多时间留给自己,希望未来的话生活、工作、事业能够更平衡一些,能够更轻松、愉悦有时间享受一下生活,比如说我都觉得我好长时间没有旅行了,每次到其他的城市都是在出差,甚至都没有住酒店,又飞回来,都没有时间去领略那个城市,真正的慢下来去享受那个城市的生活,希望未来能够在这方面能够有一点平衡。

张昊:对于我来说看上去是投资人身份,其实我们自己定位也是创业,其实投资这件事情对于我自己来说也是一个创业一个过程,因为我之间也是从金融机构,从可能相对更稳定环境出来,我一个很重要出发点希望能够做事情,能够把一件事情能够去做成,这个过程中我觉得现在也是一个可能我很喜欢一个状态,每天不断往前奔跑,持续奔跑,离自己事情距离看上去一点点缩短,其实中间面临困难跟这个挑战还是非常非常多,我觉得我们在一个正确轨道上往前走,这个就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状态或者追求生活一种目标和方式,其实代总说一样,节奏确实有时候很快,过快了有时候可能也不能自己去真正把控,你一直在低头走路或者低头跑步,有时候很难有时间让你抬起头看眼头的路到底什么样?或者静下心思考,我觉得如果更多时间精力这么一个调整话对于之后往前继续奔跑更有利吧。

黄欢:我的生活理想其实就是我的名字。就是“欢”这种生命的状态,这个状态在我的心里就是包括三个层次。我有一个座右铭叫“日问欢否、日进点滴”。首先第一个我觉得要把自己个性彰显到极致,你要是活的毫无差异性,即便挣到钱我觉得也没意思。我觉得任何一个新的创造性的东西,他都应该要否定过去,所以我从小就希望自己是那种被争议和抵抗的,我就觉得“真妖胜假仙”,仙女只会跳跳舞,摘摘蟠桃去取悦天界,而妖精才是活成了自己。所以我觉得“欢生活”和“欢生命”第一个要理;第二条就是要利他,因为一个超级个性但是没有价值的人是会被社会湮灭和孤立的。第三要有一个被争模式。我一直觉得女人最重要是脸和脑,钱和理想,物质和精神,我觉得人们总喜欢把他们对立在一起,在我这不会,就像工作和生活,我可能和大家不太一样,我就是在工作中调戏生活的,工作对我也是个游戏,他不好玩我就不做了。我会把自己身上的优点和缺点以及生命思考变成可分享的利他价值,我觉得以后每个人都应该是创业者,因为如果你对你的生命尊重,你即便在上班的岗位上你也能创造你不同的个性化的东西,我从来不觉得谁在为谁打工,只不过在不同平台里把自己对人生的理解用自己的方式转化成价值。

篮球滚球让球吕硕:其实特别羡慕几个老师谈自己的创业,自己的公司。其实我这个阶段在一个公司平台上是一个管理者,尤其像我们营销部门,各个公司营销部门压力都比较大,所以说确实有想过自己创业,通过各种平台去学到更多东西。我也在慢慢往我理想去靠,可能短期近几年没有像各位创业者那么专业,但是现在也在做小额投资,可能会给稍微成熟的企业或者刚起步企业会注资金,我也想跟他们有一些交流,多交一些朋友,慢慢把这事做大,拿地产行业收入去做更多事,慢慢要跳出来。

金娱乐 - 金域开户